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新闻频道

河北邯郸民营企业家刘光民上亿资产遭恶意侵占事件始末

2020-05-16 10:11编辑:admin人气:


 

  我叫刘光民,身份证号码:130428197004061759。家庭住址: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元固乡西河头堡村117号。电话号码:17631021777。我本是河北居必安塑料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名下原有八家企业,在多年来的苦心经营之下,发展势态一向良好。然而,近年的一系列打击,使我的企业遭受了巨大损失直至破产。事情的前因后果是这样的:

  2014年8月22日,我在广西省友谊关正常过境,被广西边防武警依法滞留。同年9月,广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指导员王志勇带两名干警,从广西省押解我至广平途中却在邯郸车站下车,王志勇的叔叔王文民在饭店负责接待。期间,王文民提出让我出具一个99万的欠条,之后利用其侄子王志勇是主办人员的便利对我说:“你配合我出具99万元欠条,我会让我的侄子对你的案子有所照顾。另外侄子让捎信:是赵海银告的你。”并表示“他可以从中周旋,把事情处理好。你把你的房子给赵海银,这件事情就算完了。”当时被逼无奈,我只得把价值120万元的房子以偿还65万的债权,偿还给债权人赵海银。另外,王文民带了两个分别叫高山和常君武的人,说“高山手里有钱,可偿还我所有的债务。”以此做为条件威逼利诱我签署99万元欠条。

  赵海银系职业放贷人。我之前曾向赵海银借贷90万元,因当时资金紧张,故逾期未还。赵海银因此以诈骗罪名在公安机关立案。此后,我在王文民等人的威逼利诱下将自己价值120万元的房子抵给赵海银用于偿还65万元的借款,赵海银也因此向我出具了谅解书。然而,赵海银对于此次以伪造证件罪起诉我的案件并未撤销。令人深感意外的是,法 院 竟在对证据不经证实、对事实不加调查的情况下就直接采纳了赵海银提供的相关证据,并判我一年零五个月实刑,之后中院改判为一年零五个月缓刑。

  另外,王文民利用此次骗取的99万元欠条提起虚假诉讼。在此之前,王文民通过虚假转让等方式将此99万元的债权非法转移给其儿子王志超。之后,王志超对此提起诉讼,称我借他99万元至今未还。在诉讼过程中,王文民、王志超恶意串通,并提供虚假证据,侵占我99万元财产。事实上,王志超资金来源尚不明确,其本人根本不具备拥有99万元的能力。其实,王文民给我造成的损失远不止这些。王文民夫妇二人成立甲冠商贸有限公司后,伪造相关手续骗取中国银行学院路支行200万元贷款,并使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其公司此次贷款的担保人。200万元贷款到账后的第一个月,王文民夫妇二人以没钱为由,让我借给他们两万元用于偿还利息。第二个月,王文民拒绝还钱,并把甲冠商贸有限公司注销。因我是王文民公司此次贷款的担保人,所以仲裁裁定让我及其公司即居必安有限责任公司偿还此笔欠款。我此时才突然明白,王文民夫妇二人创办甲冠商贸有限公司的真实目的实际上就是骗取银行贷款!然而此时,原本200万的贷款加上利息已变为了300余万元!以形成事实。

  接下来的事情更是让我始料未及,损失惨重。常君武系职业放贷人,常年非法套贷。其名下有担保公司、贸易公司等几家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互相勾结,低息套取贷款,高息往外发放,涉及违法金额高达数十亿元。期间偷税漏税,长期雇佣离退休公职人员和社会无业人员,长期发放贷款,其所涉诉讼案件多达300余起,涉嫌发放人员数百人,长期暴力催收,官商勾结。

  我曾向常君武借700余万元,利息为九分,后因资金短缺,债款未能全部偿还,偿还部分欠款为300余万元(未认定)。常君武通过各种关系,在我没有自由之身的情况下,一审生效将我名下4000万元的资产以畸低价格900万元过户到自己名下。另外,我名下企业的三号、四号车间不在本案受理范围内,和其起诉面积有上两千平方米的出入,执行局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以低于市场价四倍的价格过户给常君武。后经证实,其法律顾问是丛台区法院原副院长李某,其侄子在丛台区法院执行局。

  在判决生效以后,我多次奔走申诉,之后中院赵万举院长依法签署再审,但丛台区法院法官袁小军、于宙等人置我的合法利益于不顾,置若罔闻,给我造成了极大的损失,涉及金额高达4000余万元。执行局刘化杰在执行过程中存在明显错误,未对我进行任何通知以及评估报告和实际面积相差两千多平方的情况下强制执行。同时,在未经本人确认的情况下,广平县不动产中心却能给其办理过户手续,多达60余次律师调卷均被以各种理由拒绝,也实属罕见!其中究竟是什么原因,是否有人存在不当得利就不得而知了。

  

 

  (上图:被常君武侵占的场区)

  另外,2014年4月,常君武对我名下的河北居必安有限公司名下财产进行诉前保全措施。致使我在六月份工商银行批下贷款2000万元的情况下无法正常办理,此次事件是导致我的企业破产的主要原因。

  然而,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因经济纠纷牵扯刑事案件 ,损失财产后又惨遭误判。

  陈占盘也是职业放贷人员,且长期网逃国外。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4年6月被邯山区网上纳为追逃人员,并被通缉。之前,我曾按陈占盘提出四分五的利息向陈占盘借贷650万元。事后,我就此次借款偿还陈占盘共1000余万元,已还清陈占盘本息欠款。

  陈占峰是陈占盘的弟弟,其兄弟二人曾纠结以刘帅帅(因非法侵入住宅罪已判殴打现任广 平 法 院副院长)为主的公司多名社会无业人员对我进行多次威胁恐吓。其中有一次,陈占盘、陈占峰兄弟二人联手约我到其公司见面。待我到达之后,陈占峰、陈占盘等人便对我实施威胁恐吓。在此情况下,我被逼无奈,当场与陈占盘签订了500万元的“借条”。之后,陈占峰伪造陈占盘的字迹,并用此借条将我告上法庭。另外,陈占峰、陈占盘兄弟二人为达目的,曾对我另行加害。并在此次诉讼中,陈占峰通过伪造相关证据、证人,造成冤假错案,从而导致我被判刑。

  对于此次案件,陈占盘勾结法院,试图通过合法手段进行虚假诉讼,以达到侵占我合法财产的目的。对于此次错判,丛台区法院亦有责任,其中包括:未履行法院职责,违背“先刑后民”的原则,不顾“在资金的合法性未确定的情况下不能受理民间借贷诉讼”的相关规定,强行开庭;日期不对,判决书上显示的我被拘押时间是2014年9月3日,而我实际上被拘押日期为2014年8月22日;不顾法律规定,将无罪之人累加罪名,将中院已生效并执行完毕的判决推翻,把无罪之人强加八个月刑期,明显体现了其玩弄法律的既定事实;对于陈占峰提供虚假证据、证人,公安局曾对此进行鉴定,结果显示鉴定内容与梁书巧(本人前妻)无关,但法院对公安局的鉴定结果不予采纳,然而仍然坚持采纳陈占峰提供的虚假证据和证人;我曾就判决结果多次向上级机关反映,并反映到省高院,省高院也出具相关文件证明判决中涉及财产评估的价格畸低,然而丛台区法院执行局李道方置省高院的指示于不顾,将我价值4000余万元财产以400万元过户给陈占盘,律师曾为此多达60余次调卷,均被拒绝。另外,在二审中,市中院审监庭法官张海霞明确知道陈占盘委托代理手续不合法,依然强行推动开庭程序,无视法律,蒙蔽审监会了解事实真相,导致中院做出错误判决。其中包括:陈占盘委托书系伪造,非本人所写(陈占峰伪造);律师代理身份不合法,没有律师证书,没有代理资格;法律明确规定境外人员的委托书必须是经过公证处公证过的中英文各一份,但法庭上陈占盘仅提供了一份英语版本的委托书,不具有合法性。在这些事实面前,在我的多次劝说下,法官张海霞依然违背原则,违法开庭,给我造成无法估量的财产及精神损失。另悉陈占盘已回国四个多月并且办理了取保候审但是,其本人并未按规定交纳取保费用和退还2000余万的赃款,到底是谁给了他这样的权利,让犯罪分子至今逍遥法外。

  此前,丛台区人民法院利用曲解《物权法》第一百八十二条“房随地走”、“地随房走”的原则,故意对我名下位于邯山区代召乡政府东150米路北(地号04-02-650土地证号邯县国用2013第01211号)的土地进行评估,不对该土地上的附着物居安大厦基础工程等进行评估,并将此块土地赔付给陈占盘,给我造成了极大的经济损失。

  该土地的建筑承包商李浩得知此事之后立即与律师一同找到丛台区人民法院杨梦君局长反映情况,杨局长告知其将相关材料递交给执行员刘化杰。2019年8月9日,李浩和代理律师将材料递交给执行负责人刘化杰之后,并未得到书面答复;2019年8月12日,李浩和代理律师将《案外人执行异议申请书》递交给丛台区法院立案庭执行立案窗口工作人员;2019年8月13日,李浩和代理律师将《案外人执行异议申请书》递交给执行负责人刘化杰;2019年9月5日,李浩和律师一起将《撤销裁定申请书》递交给执行负责人刘化杰;2020年1月11日上午,李浩、刘改涛及律师3人一同来到丛台区法院调解室,律师将各项材料递交给执行负责人刘化杰,却被回复称立案有受阻问题,刘化杰本人之后参与协调。

  

 

  (工人维权)

  此次的不合理判决,除了给我(土地所有人)与建筑承包商李浩等人带来经济损失之外,也给众多参与此次建筑施工项目的工人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因承包商的更换,所承建的施工项目无法正常进行,导致参与此次工程的工人的应得工资无法正常发放。眼看用来养家糊口的血汗钱的结算之日遥遥无期,许多工人为此十分发愁。为早日领到应得的工资,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多名工人签署了联名信向相关部门反映,但时至今日无任何结果,据了解,2013年10月,施工人员到达该地进行施工。之后已完成了地基打桩、场地清理、钢筋制作、护坡支护、边粱制作、围墙支护、商混灌注、泥土泥浆、开槽土方外运等施工项目,部分后期建筑未完工,经权威机构评估此次的工程量款为630万。2014年6月,由于发包方的原因使施工队承建无法进行,此后多次联系发包方,发包方口头承诺项目很快启动,但仍长期停工,施工工人只能在原施工场地看管物资并等待发包方项目的开工通知。

  然而,2019年7月24日,邯郸市丛台区执行局人员在施工场地张贴了公告让施工人员离开场地,此时施工工人才发现发包方的土地已拍卖给了另一人,其中并未没有包含工人们的工程款!2020年4月19日,来了几个称作是拆迁公司的人,说要把此地施工的建筑铲除,并用挖掘机堵住了施工现场的大门。2020年4月25日晚上10点左右,陈占盘指使人驾着车辆硬闯施工现场,破坏工地大门,强行进入施工现场。对于在现场阻拦车辆硬闯的民工,涉事人员毫不顾忌,驾驶着车辆直驱而入。当前,打黑除恶工作正在雷霆万钧的开展中,到底是谁给了他们那么大的权力,可以置民工生死于不顾,可以如此的肆无忌惮无法无天!

  

 

  (被碾压打伤的工人)

  近年来,我连遭厄运,多次被人陷害、诬告、恐吓,并因此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前后损失竟高达数亿元!在此期间,由于陈占盘、陈占峰、王文民、王志勇、常君武等人的接连陷害,以及所涉干警、法官、执行局人员等的不作为甚至官商勾结,致使案件一再错判,不合理判决一再执行,给我带来了巨大的经济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失。

  

 

  而今,我已妻离子散,家不成家,几近崩溃的边缘。面对这些非法迫害,我早已万念俱灰。可是我不甘心,我坚信终有一天事情一定会大白于天下。目前我只能说:“若非现实所迫,谁愿以命相搏?我愿用生命唤醒执法者内心的良知。对于一些后果,我愿为此承担一切责任!”

  

 

  

 

  尊敬的省委书记!在此,我希望您在百忙之中可以了解并重视这一系列相关案件,彻查事实真相,维护我个人的合法权益,帮我追回财产损失及个人声誉。响应扫黑除恶号召,严加打击涉黑涉恶人员,彻查一些以权谋私、官商勾结的违法行为,净化官场风气,加强党员干部的作风建设。希望能使广大人民群众切实体会到法律的尊严与神圣不可侵犯。

  

 

  

 

  

 

  涉黑人员李艳辉

  https://ningxia.shixian-2.com/archives/9554

  

(来源:未知)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yichuan365.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西南最大海洋公园主体工程今年完成 有望明年正

西南最大海洋公园主体工程今年完成 有望明年正



返回首页